现在位置:前童一梦,寻梦前童———前童古镇游记

前童一梦,寻梦前童———前童古镇游记

    对江南古镇总是有一丝向往,虽曾游览过几处,但是依然眷恋古镇里的风土人情。也许是听过太多宁海前童的故事,时间久了,前童就是心中的一个梦,一个常常想起却又不敢触碰的梦。

  初到前童,恍然发现自己仿佛真的走进了那段心中的梦境里:光滑的鹅卵石,古旧的墙面,窄窄的采光巷,还有那些爬在墙上的青苔,随处可见的木雕家具,无一不在向你昭示这里的历史和年份,还有老去的辉煌。

  与江南富庶的水乡不同,前童古镇更具原生态,往来的大人小孩和日常的生活场景总是在提醒你这是有人居住的村子,而不仅仅是供人赏玩的景点。只是看起来似乎都是年长年幼者居多,年轻人可能都在外工作求学,于是愈发显得这个村子是暮气沉沉,充满了厚重感和沧桑感。

  我喜欢前童古镇的原始和自然,一踏入,便足可感受来自于前童的气息。我曾走过其他江南古镇,或沉迷于那里的山,或留恋那里的水,或被那里现代化的文艺小站吸引。而在这里,享受宁静之外我总是可以找到令人感动的地方,前童古祠、戏台、旧宅和老街都用一种独特的安静面对来往的过客。我无法说出其中的滋味,总是感觉来到前童就仿佛找到了喧嚣城市中遗失的自我,它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游客,让人们在古镇里静静地思考人生。老宅的石花窗,似乎渲染了几百年的读书声,虽然安静,却将前童的景致传进心海。前童却没有受来客的影响,只是安然展示自己几百年的风华,潜潜地、潜潜地影响着你我。

  五月前童,午后的阳光有一种慵懒的美丽,我就这样小憩在前童戏台的长椅上,听那繁弦幽管,叮叮咚咚拨响了灵动的曲调,宁海平调在前童这个有着深厚文化底蕴的古镇璀璨登场。都说戏如人生,也许他们唱的不是戏,就是人生啊!此刻,就在这古朴的前童,饮一杯清茶,听一曲平调,做一个晏然自处的闲人。当这些生动的画面从梦境变成现实,谁不会收藏过往里的这一段温暖记忆?

  民俗博物馆展示一个人的一生,从呱呱坠地开始一直呈现这里的民俗。人本来就是社会的一员,而与人的社会生活最密切的也便是民俗。前童人正是在民俗的熏染中不断的成长,他们的内心世界便装点成前童的样子。也许,当我初踏入前童的那一刻,心中那份如从梦中走来的感动就是对这里民俗的记忆。

  陈逸飞生前最后一部作品《理发师》的拍摄地选在前童,理发师的脚下便是铺满鹅卵石路上经久不衰的民俗礼仪,取景于此或许正是出于自己对于前童民俗的眷恋吧。

  行走在时光梦里,回首人生历程中的云烟旧事,一切有如古玉般的温润。而前童在我心中也是一块浸染了春花秋月的老玉,让来来往往的人用心灵去珍惜。

  我走着,踏着鹅卵石,便可感受到这里的曾经。带着清澈的梦行来,带着未醒的梦离开。前童,一个用梦都难以描述的地方,随着我曾到来而多了一份眷恋。(文/范雪)


添加者:孙国英 添加日期:2013-12-19 审核者:徐成进 审核日期:2014-07-06